七夕//你只在今天高调庆祝,而他们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

摘要: 今天七夕,来喂一包狗粮~

09-08 04:44 首页 三板财经网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新三板动态哦!



这世界上有一种爱,如陈年佳酿,经过岁月的沉淀,经久弥香。今天是七夕,愿你爱的人正好也爱你。


朕只睡你一个人:明孝宗独宠张皇后

 

说每个中国男人心中都有一个皇帝梦。皇帝不仅有万里江山,还有后宫佳丽三千。

 

但也有例外。

 

偏偏有人能够真正 “万千宠爱于一身”。

 

他就是明孝宗朱佑樘,她就是他的皇后张皇后。

 

张皇后入宫时16岁,刚过豆蔻年华,正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龄。

 

朱佑樘见到她的瞬间,顿时忘了所有的后宫佳丽。

 

有了她,他已心满意足。

 

张皇后20岁时诞下皇子,明孝宗立即将其立为太子。

 

随后,张皇后又陆续生下一子三女,但不幸都中途夭折。

 

皇嗣缺乏,可是关乎江山社稷的大事。朝中大臣进谏要他雨露均沾,为皇家开枝散叶。

 

明孝宗一概不听。

 

万里江山自然要勤政治理,但是后宫美人,有张皇后一人足矣。

 

明孝宗在位18年,不仅拒绝封贵妃、美人,连宫女都不用。他醉心于和张皇后的二人世界,像平常夫妻一样同起同居,容不得别人打扰。

 

晚明学者黄景昉这样描述明孝宗和张皇后的爱情:“时张后爱最笃,同上起居,如民间伉俪然。”

 

万里江山?什么万里江山?谁爱要谁要。

 

朕有张皇后,还要万里江山何用?

 

在朕的眼里,朕的爱人就是万里江山,就是整个世界。

 

所谓爱江山更爱美人,不过是朕有美人在心中,万里江山如草芥。

 


我的心很大能容天下,我的心也很小仅能容你一人:司马光和张夫人

 

一部鸿篇巨制《资治通鉴》,四朝名臣宰辅。在宋朝的历史上,一定少不了司马光的一席之地。

 

那个时候,士大夫纳妾成风,妻妾成群更是地位与财富的象征。

 

然而司马光却是个另类。

 

他有他的张夫人,怎么看都是无与伦比的绝代佳人。

 

两人饭后散步,司马光盯着自己的夫人看,越看越漂亮,越看越喜欢,随口吟出一首《西江月》: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翠雾气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争如不见,多情何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张夫人确实貌美如花,也确实通情达理,可惜不能生育。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可是天大的事情。

 

结为夫妻三十年,没有给司马家留下子嗣。司马光虽然不介意,张夫人却十分内疚。

 

趁着司马光不在家,张夫人买下一绝色美女,安置在卧房之中。随后自己借故外出,给丈夫留下足够的机会和空间。

 

然而,司马光连正眼都没瞧美人一眼,像躲避瘟神一样去了书房看书。

 

美人跟着到书房,搔首弄姿,秋波暗送,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勾的司马光心动。

 

看到司马光在看书,美人走过去酥手轻抚,吐气如醉,声柔似水:“先生,尚书是什么书啊?”

 

司马光避开一丈有余,板着面孔,沉声回道:“尚书是中丞,是官职,不是书。”

 

美人自觉无趣,眼前这个木讷不解风情糟老头更无趣,只好悻悻离开。

 

一计不成,再施一计。

 

张夫人请来自己的亲娘帮忙。

 

丈母娘召司马光来家吃饭。酒足饭饱后,送上餐后甜点——一个美貌如花的丫鬟。

见到丫鬟,司马光正色道:“夫人不在,你来见我干嘛?走开吧。”

 

司马光态度坚决,夫人和丈母娘也也只好作罢。

 

张夫人没有生育,司马光就把大哥的一个儿子过继给了自己。

 

后来张夫人过世,年老的司马光又体弱多病,好友想买个漂亮的女子照顾他的生活,同样被严词拒绝。

 

司马光身为一代名儒,封侯拜相。人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其胸襟之广大,能胸怀天下。

 

然而,他的胸怀又何其狭小?女子千万,竟只能容下张夫人一人。

 

或许从来没有什么坐怀不乱的真君子。只是,当你真的爱一个人的时候,心中就不再留有位置给别人。

 

所有的风情万种都给了心爱的人,在别人面前就只剩下了呆板与木讷。

 


全世界都阻止不了我爱你:沈复和陈芸

 

清朝一代才子,《浮生六记》作者沈复在十三岁那年见到了自己的表姐陈芸。

 

正是情窦含苞待放的朦胧季节,两人一见倾心。

 

此后,只要沈复来私会,陈芸都要先去厨房偷来热粥、小菜和点心,摆在闺房里,专待沈复。

 

成亲以后,沈复叫陈芸为芸娘,两人如胶似漆,就如连体人一样。

 

女子不能抛头露面,芸娘就女扮男装,和沈复在大街上游玩、散步、吟诗作赋,是夫妻,是兄弟,是知己,也似文人同窗。

 

夏天,芸娘偶然发现池塘的荷花傍晚还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凌晨却已绽放得娇艳欲滴。芸娘便用纱布包一包茶叶,晚上放到荷花花芯,第二天一大早取出来泡茶。

 

等沈复醒来,就能闻到沁着荷花清香早茶,还有芸娘浅浅的、甜甜的笑靥。

 

一年七夕,沈复亲手刻下“愿生生世世为夫妇”的两枚图章。一枚白字,给芸娘;一枚红字,留给自己。两人诗书传情,都要盖上此印章为证。

 

两人还专程请人绘制了月下老人图,供奉在家,时时焚香祈祷生生世世为夫妻。

 

公公婆婆看沈复和芸娘形影不离,生怕儿子沉迷于温柔乡,耽误了锦绣前程。趁沈复做官在外,将陈芸逐出家门。

 

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陆游。他娶了自己的表妹唐婉,感情甚笃。陆游的母亲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将唐婉逐出家门。陆游只好妥协,唐婉只好另嫁他人。

 

沈复就是沈复,和陆游不同。父母容不下芸娘,他就带芸娘私奔,浪迹天涯,客居他乡。

 

最后将两人分开的,不是世间一切阻碍,而是死亡。

 

也只有死亡,能将他们分开。

 

陈芸死后,沈复坚决谢绝了一切续娶的建议。

 

再没有芸娘男扮女装陪自己夜游、吟诗,再没有人给泡清香的早茶,再没有人和自己鸿雁传书,再没有……

 

23年恩爱相伴的点点滴滴,和着无尽的相思,全部被沈复一个字一个字写进了《浮生六记》里。

 

徐志摩说:“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廖一梅说:“人这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懂得。”

什么是真爱?

 

就是为了你,我可以与全世界为敌。世间一切俗事都不足以成为我们在一起的阻碍,就算有死亡让我们分开,我们还要祈祷下一辈子再携手走过。

 

有人说:“爱情是盲目的。”

 

也许吧。

 

在真正的爱情面前,功名利禄、疾病残疾,都可以视而不见。



新三板综合服务平台

www.sanban.cn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首页 - 三板财经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