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哥要搞_哥要色_哥也搞_哥也要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彩虹中心  »  专家解读 | 谴责同性恋视听节目内容被禁

摘要: 谴责同性恋视听节目内容被禁,,来听专家解读。


点击上方北京彩虹中心”可以订阅哦



6月30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京通过《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据该通则第八条第(六)款规定,网络视听节目中如果“渲染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趣味”应予以剪截、删除后播出;问题严重的,整个节目不得播出,这其中就赫然包括“同性恋”这一“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



换言之,今后凡是跟同性恋有关或沾边的视听作品将一律被禁。


此新闻一出,朋友圈里哀嚎遍地,让人颇有一种互联网空间一朝穿越回文革的恍惚感。该通则是否有合理之处?当然有,中国互联网上的确存在着大量色情的、耸动性的、过时性的、歧视性的和非科学性的信息,这些信息的确应该清理。但以促进视听行业健康发展之名,动用国家机器和行业霸权对同性恋人群进行打压,此举不仅违背科学常识,违反中国互联网管理的基本原则,还与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格格不入,恐成国际社会的一大笑柄。


首先,该通则违背科学常识,是典型的异性恋霸权主义条款。凡是稍有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同性恋是人类正常的性取向的一种,也是古今中外文明中都存在的正常的社会现象。同性恋现象符合自然规律,国际权威研究显示,同性恋在动物界也广泛存在,有记载的同性恋动物已经有3000多种。


不仅如此,在1990年,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同性恋从疾病名册中去除,认为同性性倾向乃人类性倾向的其中一种正常类别,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或不正常,且无需接受任何形式的治疗。2001年,在“中华精神科学会”推出的第三版“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CCMD-3),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这意味着中华医学会不再将同性恋看作疾病,从而在科学及医学层面正式为同性性倾向平反,同性恋在中国正式实现了“非病化”。该通则将同性恋视为“非正常的性关系”,说明该通则的制定者缺乏最起码的科学常识,属无知之举。


其次,该通则违反宪法和法律,同性恋禁令条款必须删除。网络资料显示,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是成立于2011年的国家一级协会,民政部批准成立,由主管单位广电总局进行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换言之,该协会是民间社会组织,本身没有立法权,因此该通则仅仅是协会成员的自治自律性内部文件,不仅不具备法律效力,而且不能强迫非成员单位强制实施。


再次,该通则禁止同性恋视听内容,是对中国3000万同性恋者的赤裸裸的歧视,与中国宪法和相关法律法规相冲突。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且“公民有言论、出版等自由”。该通则对同性恋内容的视听内容进行“一刀切”,已严重侵犯了同性恋者的言论自由。


不仅如此,该通则的第一条总则内解释道,该协会制定此通则的依据是广电总局和信息产业部于2008年颁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但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并未明文禁止同性恋内容的视听产品,因此该通则是擅自扩大性解释了该管理规定,明显是僭越法律的违法之举。


第四,该通则违背中国互联网管理基本原则,违背互联网精神。习大大曾多次强调要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国务院颁布的《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也指出,中国管理互联网的基本目标之一,是依法保障公民网上言论自由,保障宪法和法律赋予的公民权益,积极探索依法管理、科学管理、有效管理互联网的途径和方法。但是,该通则禁止同性恋视听内容,明显侵犯了同性恋者的言论自由,也与“民主”、“透明”、“开放”等这些互联网精神背道而驰。


另外,纵观全球各国互联网管理规范,不难看出各国政府在为互联网内容划出一条基本道德底线的同时,都在积极努力营造一个更加开放、多元和尊重与保护人权的互联网空间,将同性恋列为禁止内容,在全球各国互联网监管上都实属罕见,该协会在中国乃至全球都开了一个极坏的先例。


最后,该通则违反全球人权保护规范,是在抹黑中国。包括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等在内的国际通行的人权公约,都对各国公民的平等权和言论自由权有详尽的规定。近年来,尊重和保护同性恋人权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全球趋势。联合国自2013年以来发起了一项前所未有的全球公共教育运动,目的是促进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间性人的平等权利和公平待遇。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也曾多次说过,“我呼吁所有政府和社会……建立一个没有人因自己的性倾向或性别认同而感到害怕的世界。”中国作为联合国的中坚分子,理应在保护同性恋者权益方面做出表率,而该通则赤裸裸地歧视同性恋者,侵犯同性恋者的言论自由,势必引发各国政府和媒体借此攻击中国人权,该通则不是在抹黑中国么?


巧合的是,就在通则通过的当天,德国议会刚刚投票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德国也成为全球第23个允许同性结婚的国家。除此之外,全球还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允许同性伴侣注册关系或同居,近百个国家和地区通过了形形色色的同性恋反歧视立法,包括对于同性恋者在网络空间内人权的保护。在这一大背景下,作为有官方背景的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必然沦为国际同行的笑柄。



综上,这部刚刚通过的《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不仅违法,而且违背科学常识,该协会应该立即删除针对同性恋视听内容的相关条款,并向公众道歉。


中国的媒体人,应当自觉对该通则进行抵制,积极践行媒体的企业社会责任,对同性恋视听内容予以准入,允许非色情和非暴力的一般性的同性恋视听内容的上传和传播;中国的同志组织应该积极发声,可以通过发公开信、建议信、质询或法律诉讼的方法要求该协会和主管机关进行解释,并对其中歧视性的条款予以删除。2015年,同志导演范坡坡就曾因同性恋纪录片遭删除起诉广电总局并胜诉,这已为同志组织提供了很好的先例。



中国已是网络大国,互联网管理当然可以有自己的特色,但中国的互联网空间不是一个信息孤岛,而是更大的全球互联网空间的一部分,容不得某些机构以所谓的保护之名,行非法之实。互联网的监管者,应该转换一下自己大家长式的一刀切的管理逻辑,网络治理不等于一禁了之,而是要以科学为基石,以权利为导向,以国际行业规范为标杆。只有当我们不再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善治。


专家评论】:


李银河发微博质疑《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用管制手段审查人的性欲,荒诞!



对此,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自由主义女性主义者、王小波遗孀李银河女士刚刚在其微博发声,提出了自己的两点质疑。


具体如下:


这个通则从以下两个角度看存在严重瑕疵:第一个角度是公民受宪法保护的创作自由权利;第二个角度是性少数族群公民受宪法保护的性爱自由权利。


首先,从艺术家创作自由角度来分析。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国家设立公然剥夺公民艺术创作自由权利的审查制度,尤其是出于道德整肃目的的审查制度。如果禁止表现婚外恋、一夜情、性自由、换妻等;如果禁止表现“较长时间或较多给人以感官刺激的床上镜头、接吻、爱抚、淋浴,及类似的与性行为有关的间接表现或暗示”;如果禁止表现“有明显的性挑逗、性骚扰、性侮辱或类似效果的画面、台词、音乐及音效等”;如果禁止“展示男女性器官,或仅用肢体掩盖或用很小的遮盖物掩盖人体等隐秘部位及衣着过分暴露等”;如果禁止表现“含有未成年人不宜接受的涉性画面、台词、音乐、音效等”;如果禁止“使用粗俗语言等”,所有的视听艺术都将被取消。举例言之,《奥赛罗》以婚外恋为主题;很多爱情故事有接吻情节;很多影视节目里有淋浴情节;《卡门》有性挑逗情节;《茶花女》的女主角是妓女。按照通则审查标准,全都不能过审,其后果是取消大部分视听艺术创作,剥夺了艺术家的创作自由权。


其次,从性少数族群公民受宪法保护的性爱自由权利角度分析。通则禁止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条款,列举了乱伦、同性恋、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内容。其中,乱伦的确是违反了所有文明中都有的社会禁忌,同性恋却并非如此,同性恋被国际法定位为属于少数人的正常性取向,并受联合国反歧视公约保护。性变态定义宽泛而模糊,随时代变迁而改变,例如,同性恋在古代(古希腊、古中国)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实践,后来在有些社会被视为性变态、性倒错,在同性恋平权运动之后,被定义为少数人的正常性取向。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的情形有两类:一类是真正的侵犯、暴力和虐待;另一类是虚拟的侵犯、虐待和暴力,是一种角色扮演的性游戏,例如在虐恋爱好者群体当中。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一概加以禁止,就侵犯了性少数群体自由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和性偏好的权利。


古谚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正像公民吃饭并不伤害他人一样,公民做爱在网上收听收看情色作品也并不会伤害到他人,他在网上收听收看情色视听作品只不过是满足或宣泄了他个人的一点欲望,对他的身心健康有益无害,对社会秩序、对他人的生活也是有益无害的。这就是因为性活动本身对个人、对社会并不是一件坏事,一件能造成伤害的事。它和吸毒不同,按照咱们传统文化的看法,它是一件益寿延年阴阳和合的事情,有人更多地把它当成一种体育活动,有人把它当成促进人际关系和谐的活动,更多的人(能在性活动中获得快感的人)把它当成一件能给人带来快乐的活动,总之,性从根本上讲至少不是一件有害的事,甚至还可以是一件有益的事。


严格说,性也是个民生问题。它与食一样,是人的基本需求。人们常说:民以食为天,天下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等等。但是老祖宗总是把食与性并列为人的两大基本需求: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有人不同意性是人的基本需求,理由是:人不吃饭会死,没有性不会死。但是,这是站不住脚的。人不吃饭会出生理问题,人不能满足性欲会出心理问题——整个心理治疗理论都是建立在这个基本判断之上的。在马斯洛五大需求层次的理论(生存需求、安全需求、归属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中,食物与性应当是属于第一层次的需求,即属于生存需求范畴的。当然,性除了属于第一层次之外,也有归属需求的一些成分。


温饱是民生问题,性需求也是民生问题。我们不应当反性禁欲,就像我们不应当反对吃饭压制食欲一样。用管制手段审查人的性欲,就像用管制手段审查人的食欲一样荒诞。


值得一提的是,同性恋社交软件Blued创始人、同时也是今年纽约骄傲(NYC Pride)庆典的典礼官之一的耿乐,在《通则》发布后,也在朋友圈里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同性恋不是“渲染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趣味”,更不是“性变态”。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将同性恋从疾病名册中去除,认为同性性倾向乃人类性倾向的其中一种正常类别,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或不正常,且无需接受任何形式的治疗。2001年,在“中华精神科学会”推出的第三版“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CCMD-3),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这意味着中华医学会不再将同性恋看作疾病, 同性恋在中国大陆实现了“非病化”。


对于这次事件,你们有什么看法呢?

欢迎来留言区留言,参与讨论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