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哥要搞_哥要色_哥也搞_哥也要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青年哈萨克  »  《傻子卡布勒》之二
作者:Riza bol

摘要: 从上次在马合詹老爷子家回来后,占布尔勒就再也没传出过任何关于阿茹詹的消息。




 


 

《傻子卡布勒》之二

一段不长的春夏就足够牧场上的牛羊增肥不少,再加上卡布勒一家所处的夏牧场喀楞德是一片雨水丰厚、草质和植被密度都惊人的好,在这片哈萨克深山牧场非常有名。若是白天放牧时牛羊跟丢了队伍,混入了外人的羊群,其他牧场的羊倌们看着牲畜那架势,也能一眼认出:“这一定是喀楞德的肥羊。”因此,喀楞德地区人杰地灵,这里的人们因牛羊肉产量高而富裕大方,民风淳朴,名人辈出,有很多知识分子都在这里驻扎办学,卡布勒在小姑小叔们未成家之前,就有幸在喀楞德最有名的锲贤(哈萨克语:知识分子、掌握真理的能言善辩者)侯赛因那里读了几年书。虽然母亲总把他忧郁多虑的性格与读书太多联系起来,但他还是非常喜欢那几年的读书时光,在那里他知道了世界不止喀楞德这片富饶的乐土,还有古城撒马尔罕,遥远神秘的东方文明,系统学习了地理学和哲学,还有历史,他还学会了一些俄语。总之,在侯赛因先生家中的接触到的一切,与一圈毡片之隔的外面的游牧生活截然不同,在那里学到的东西让他在发呆的时候更加沉浸了。侯赛因先生的命运和那个时代大多数哈萨克知识分子一样,博学、善言且不受重用,性格方面也差不多一样,不拘小节、自信且自傲、悲观且固执。牧闲时,卡布勒经常去侯赛因先生家请教各种问题,侯赛因先生也非常钟爱自己的这位学生,他认为虽然卡布勒寡言,但悟性极高,而且在那个时代,寡言的哈萨克知识分子往往非常受沙俄政府的欢迎,因此他认定自己的这个学生能当大官,现在不过是因时运未到而暂时被埋没在深山的牧场中。



除此之外,他那么喜欢卡布勒的原因,是因为卡布勒的爷爷阿依安老先生的家族曾经是一个非常有诚信、善良大方的好人家,在生活艰难、随时都有天灾的、危机重重的草原,这两种品质非常受欢迎。侯赛因的弟媳在一次意外中丧生,她在吐玛尔湖边打水时不慎失手掉了水壶,探下水追随越飘越远的水壶时,不知是被水草挂住了脚踝,还是因为产后体弱抽了筋,年轻的母亲落水了,拥有金雕一样好眼力的阿依安先生在北面的山坡洞察到了不对劲,但策马赶去时已经太晚,在刺骨的水中苦苦找寻的他只捞上来了一具尸体,阿依安老先生因此患上了肺水肿。虽然没能救活弟媳,侯赛因兄弟还是非常感恩这位老人的。侯赛因的弟弟也没能长命,妻子死后不久的一个冬天,他醉倒在了夜归的路上一觉长眠。夫妻俩留下的唯一骨肉留给了侯赛因,这便是苦命的唐努尔。懂事的唐努尔打小跟着博学的叔叔,出落成了一位通古博今的奇女子,孤女本就坚强,她的学识更是为她增添了英气。侯赛因非常看好卡布勒和唐努尔这两位年轻人。唐努尔经常听叔叔大赞卡布勒,也在男孩们上课在一旁做家务飞针走线时偶然几次听过卡布勒的发言,觉得卡布勒气质、谈吐与众不同,对他颇有好感。而卡布勒对唐努尔敬畏有加、避而远之。幼时曾有一次,卡布勒调侃挥刀砍柴、力大无穷的唐努尔简直是突玛丽斯女王转世,自尊心极强、异常敏感的唐努尔大怒,追着卡布勒跑过了好几个山坡,其实卡布勒原本只是想夸赞唐努尔的英勇和坚韧,却被唐努尔曲解成说自己像突玛丽斯那般暴虐凶狠。从那以后卡布勒对唐努尔一直保持着距离,对这位男人般性格的美女敬而远之。



从上次在马合詹老爷子家回来后,占布尔勒就再也没传出过任何关于阿茹詹的消息。卡布勒想长途策马去占布尔勒,对付家里的说法倒是好找,但可恨自己在占布尔勒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家,总不能像个神经病一样无由头的去随意拜访未曾谋面的一家牧民。他坐在吐玛尔湖的北坡上,持久地凝视着宝石般蔚蓝的椭圆形湖面,吐玛尔湖周边长着一圈野花,湖心呈深色,简直像人类的瞳孔,野花像睫毛一样点缀着这美目,眼前这片美景,简直就是阿茹詹那充满温柔和俏皮的眼睛。卡布勒郁闷地玩弄着母亲上周刚给他做好的马鞭上面的流苏,都快要把鞭子给拆散了,左边胳膊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砸了一下,转头一看,热哈提这臭小子躲在灌木丛中偷偷用弹弓射他呢!起身就去跟他扭打在一起。

“哥!你不先看看我的子弹吗!”

卡布勒这才发现刚才打到身上的竟是一颗青色的小果子,便捡起来擦了擦两下就吃光了。热哈提又说:

“我看你都快把那鞭子拆了,当心老妈骂你!你都在这坐了一上午了,怎么了你这是!”

“小屁孩给你说了你也不懂!”

“该不会是看上谁家的姑娘了吧!是不是唐努尔姐!”

气的卡布勒扭过身又要打他!热哈提连连求饶,在哥哥身边坐定。看着眼前四面环山的高山湖泊吐玛尔出神,几只牛羊在湖边饮水,它们就像静止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卡布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了:

“你这么好的性格,姑娘们肯定都喜欢你。”

“我就说嘛,你最近是怎么了,快说是哪家的姑娘,我替你探探风去!”

“她是占布尔勒的姑娘,不在这里,我想去找她,又不太敢去。”

“哎唷!可以呀,看上的还是外地的姑娘,那有啥不好意思的,就说找马去了嘛!到姑娘家喝喝茶,聊聊天,探探人家有没有对象...”

热哈提爽朗的声音响彻在山坡,他说话时的那份自信鼓舞了卡布勒,卡布勒真的动心了。热哈提更是积极地把他推上了马,让他放心,明后天的放羊任务都包在自己身上,卡布勒提议要回家收拾一下再去,热哈提拦着他说:“路上饿了渴了就随便进一处人家的毡房,讨顿茶喝!没什么可收拾的,占布尔勒也就是四小时的路程!”顺便取下自己头上的麻布便帽塞进哥哥怀里,“把你那乱糟糟的头发盖住。”

卡布勒犹犹豫豫地上了路,热哈提在身后向他挥手道别。下了坡还没绕过吐玛尔湖,他就打退堂鼓了。他深知自己的怯场会让找马的说辞显得无力俗套,他知道自己根本没勇气打听到底哪一座可爱的毡房住着美丽的阿茹詹,他更不能像热哈提那样大方坦然地进入一处陌生人家的毡房内讨茶喝,总之,他有可能搞砸一切。



J

R

明日更新    阅读全文敬请期待Buyrabas


文字:Riza bol

排版:Jiger

小众的Buyrabas

想邂逅特别的你

自来卷

摄影 ▏游记▏干货 ▏美文 ▏日常

青哈平台投稿、推广宣传和好奇请加微信:playboy1104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