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拖累子女,温州70岁妈妈独自进入深山躺在草丛中…找到时已无生命体征

摘要: 点击阅读

08-30 17:47 首页 桥头菇溪论坛

“继续无眠等天亮,妈妈你要等到我们来接你啊!”8月18日凌晨2:33,又是一夜无眠的涂先生在微博里祈祷。涂先生的母亲处于癌症晚期。两天前,为了不拖累子女,她留下一封“诀别书”,随身携带安眠药悄悄出走,准备独自面对死亡。

这是一场和死神赛跑的寻人。民警、志愿者、警犬……温州全城搜索。前天上午10:30,噩耗传来:老人安静地躺在山间一个草丛里,已无生命体征。



老人在诀别书里说不想连累子女



离家出走的老人名叫戴金秀,70岁,江西南昌人。老人育有二子一女,3个孩子分别在江西、上海和温州工作。


老人原本是个开朗的人,喜欢唱黄梅戏,跳交谊舞,在温州有不少朋友。今年4月,她因为身体不舒服,瞒着子女到医院检查,发现已经是肺癌晚期


离家出走的戴金秀老人。

小儿子涂先生从事影视行业,曾参与《爸爸去哪儿》等影视剧的拍摄。得知母亲的病情后,他把母亲接到上海居住、治疗。



一大碗鸽子汤面,还没来得及拍照就被妈妈吃光了……老妈节日快乐,以后每一餐儿子都给你做。

43年来,已经记不起来有几次生日是跟老妈一起过的,祈望以后的生日你都能在我身边一起度过!




温州几乎全城参与寻找老人



老人出走,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紧急求援……恳请温州当地的热心群众转发这条消息,帮助我们找回妈妈。”8月16日晚上,涂先生在来温州的路上发出求援消息,很快在温州的朋友圈刷屏。




监控录像成了搜寻的重要线索:


8月16日上午9:40:29,老人从山下公交站上了一辆车牌为C28281的6路公交车。


10:11:18,老人在白楼下站下车。该站台靠近山边,地段比较偏僻。


10:13,老人出现在龙永路4弄高架桥下,随后进入山区。


10:53,老人从白楼下隧道高架桥旁茅竹岭入口离开山区。


11:36,老人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白楼下公交车站附近。老人曾推开一道房门,似乎在查看是否有人居住。“她在我家门口坐了一会儿,手上还拿着一瓶水。之后起身在附近转了一圈又走了。”附近的一位村民说。


从断断续续的监控可以看出,老人从温州市中心坐公交到了30多公里外的瑶溪街道山区,然后一直在山区徘徊



可惜等来的是令人心碎的结果





8月18日晚8:40,温州市公安局支援的警犬到位。家属送来了老人的衣服,警犬分两路出发搜寻。


其中一路警犬搜寻了疑似老人的落脚点。“在疑似落脚的房间,警犬有反应,但因为时间太久等原因,气味已经被破坏掉了,无法进行追踪。”警犬驯导员说。


现场的救援队员还联系了4架无人机,以扩大搜索范围。


可惜,搜救人员还是晚了。前天上午10:30,噩耗传来:救援队和家属在龙湾白楼下一处废旧拆车场附近的山上找到了老人。


老人被发现时,安静地躺在草丛里,面部朝上。


老人被找到的地点(图来源温州网)

前天上午11:30,救护车赶到,医生确认,老人已经离世,但她的具体死因,还需等法医鉴定。



“妈妈,你从来不是我们的负担”



前天下午,老人的遗体被送往温州殡仪馆。


“妈妈用尽全力实现了自己人生终极愿望,再也不用忍受癌变的痛苦,精神与肉体也都得以解脱。即使我痛苦,也得领受这一切。儿女永远爱你,帮我们在天堂照顾好爸爸。”涂先生在朋友圈里这样写道。

找到母亲后,涂先生在朋友圈里送别母亲。

这些天的搜索,三兄妹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和失望。最初的担心像一层谁也不忍捅破的窗户纸,可惜最终还是成了现实。


他们有些自责,今年4月老人发现自己癌症晚期的时候,曾有过轻生的念头。虽然他们寸步不离地照顾,但最终还是没能留住母亲。


涂先生说,如果妈妈还在世,一定会告诉她:“妈妈,你从来不是我们的负担”。他说,等警方结案后,他要把妈妈带回老家,跟爸爸葬在一起。


他们非常感谢温州人自发组织的这场大搜索。


“作为外地人,没想过能在温州得到这么多的帮助。这是一座温暖的、充满爱心的城市,谢谢你们,让我们心里的伤口能早日愈合”。涂先生说。


得知这个新闻之后,还有很多网友分享了分享自己的经历,个个令人泪目:



网友热评:  

@晓珍:我也想我妈了,我妈已走了6年,发现时已是胰腺癌晚期。到要走了,她都说没痛苦,还说她走了要我们姐妹别哭,说每个人总是要走,不要伤心。


@微微一笑:含着泪水看了两遍,很多事情只有自己经历了才能感同身受!想起了因患白血病而离世3年的妈妈。妈妈确诊得了白血病的时候,她经常问我,她的病要多少钱治,如果费钱就不要治。


妈妈得这种病很痛苦,但她不想死,她不放心我,她要看到我新房子造好,要看到我的孩子成家。


后来,妈妈的病情加重,她呼吸很困难,几次她想走绝路。那几天的我,承受了极限,只想祈求上天,让妈妈少受一点痛苦,能够让妈妈平静地,睡觉一样离开这个世界。


@静音的泪: 那我呢?24岁的我,拖垮了两个家庭,还有两个孩子,我知道我的生命是未知数,可他们谁都不愿意放弃我。几十万的债不是一个农村家庭所承担得起的,我也离开过,用我所剩的生命出去挣钱给他们还债,他们还是找到了我……


@泡泡: 2011年过年期间,我爸觉得不舒服,检查下来是肝癌晚期。我爸放弃治疗回家躺着,浑身痒,硬撑着不叫出声。他把遗体捐赠的电话翻出来,问能不能现在就把他拉走。


他特地交待我们不再抢救,不能再用钱了,不能给我们留下任何债务。他说,遗体捐赠挺好的,国家给解决墓地问题,咱们一分钱不花,还能给国家做贡献。


@卢珊: 2014年前的时候,妈妈的慢阻肺越来越严重,她每天挣扎在痛苦的呼吸中,我们三兄妹也曾想过安乐死。但哪怕理智知道根本已无任何好转的希望,情感上也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那时候妈妈已经很少清醒,清醒时她都会眼泪汪汪但是笑眯眯地看着我,那个眼神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来源:温州晚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首页 - 桥头菇溪论坛 的更多文章: